青岛——我们还需要“翻译腔”吗?

时间:2019-06-18 10:46 来源:青岛翻译公司 作者:青岛翻译 浏览:
      翻译

       “哦,我的天!”、“我的上帝,我亲爱的老伙计!”这些耳熟能详的“翻译腔”曾随着译制片、翻译作品的流行,在国内读者中广泛传播。在中国日益走向国际化的当下,这样略显拗口的“翻译腔”,是否还需要保留?翻译究竟需要原汁原味,还是根据语境进行适当的加工和创造?
 
  “翻译腔”是个伪概念?
 
  “地中海史诗三部曲”译者陆大鹏表示,“翻译腔”是一个伪概念。很多人诟病翻译腔不适合中国人的语言习惯,但事实上今天中国人的语言习惯是翻译参与塑造出来的,在词汇、句法上都受到外语的很大影响。根本不存在真正纯粹的优美的中文表达。他一直有一个观点,很多中国人其实很喜欢翻译腔,并不抵触别扭的、洋腔洋调的汉语。
 
  毛姆译者陈以侃直言,自己惧怕翻译腔。他不仅不读其他的中文译本,也不读任何翻译文学。他认为,英语带给英语读者的感受,翻译应该忠实地传递给中文读者,最终目的是最完美地呈现出原文的内涵。作为译者,他希望自己的中文表达尽可能优美,最向往《红楼梦》的语言境界。尽管在阅读翻译文学中,读者不可避免地受到翻译腔的影响,但译者应该在主观上追求原汁原味的汉语表达,保持自己对中文的敏锐。、

翻译
 
  伊恩·麦克尤恩译者黄昱宁表示,翻译腔是需要区别对待的。有一些翻译腔,源自于译者没能完整理解原文的内涵,这是不可容忍的。“很多时候,读者不能理解翻译的内容,不在于翻译腔的语言形式,而是译者自己不能理解原文的逻辑和结构,呈现出来的自然是拗口的作品。”在阅读时,如何选择经典文本?在黄昱宁看来,经典没有标准定义,国内读者眼中的世界名著,和世界读者的口味也有区别。关键是尊重自己的兴趣,塑造属于自己的经典。
 
  从翻译的角度看,她也强调,不要被“经典”的期待束缚。如果整天想着如何使用美妙的辞藻、华丽的语句,可能会背道而驰,反而距离经典越来越遥远。翻译的核心在于珍惜,应当珍重原文所呈现的一切,尽可能忠诚地呈现。陆大鹏提到,经典需要时间来验证。而对于个人来说,阅读是为了自己,与其按图索骥地苦读经典书单,不如追求更有乐趣的阅读。
  “
  在文学翻译中,常常有争议。此前,冯唐对《飞鸟集》的新译本引起社会关注。现场的青年译者们认为,翻译是爱的艺术。真正的爱,是爱最真实的彼此,而不是任由自己的喜好去改变对方。真正好的翻译,应该尊重文本原本的真实面
 
青岛翻译
电话
短信
联系